我的秘密网

Read秘密网|我的秘密| 匿名秘密交流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成为秘友
帖子
热搜:
1
查看: 195|回复: 6

女子嫁千里之外多年未回 父为让女儿回娘家杀女婿

[复制链接]

563

主题

88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积分
12810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消息 发表于 2015-08-24 21:13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女子嫁千里之外多年未回 父为让女儿回娘家杀女婿
高兴礼没下火车就被警方抓住了
 
女子嫁千里之外多年未回 父为让女儿回娘家杀女婿
案发地所在村庄

  十多年前,父亲将女儿远嫁到了几千里之外。十多年来,女儿从未回过娘家一次。这期间,虽曾有过书信往来,也曾有过电话联系,但就总体来看,几近杳无音信一般,父亲虽心有不甘,但又无可奈何。为了能将女儿接回家住几天,陪陪她生病的母亲,父亲只身去了女儿婆家。就在他费尽心机最终却不能如愿之时,他想到了用极端方式做了结。

  到底是什么原因,使远嫁的女儿不能回娘家?又到底是什么原因,令其父亲非得用极端方式做了结不可?

  一起蹊跷的自杀案

  2014年6月16日上午,家住山东省兰陵县尚庄村的高莉,从自家院子里,翻过院墙后,来到了本村妇女主任家。她对妇女主任说:“我男人在家喝了农药自杀了,请您跟书记说一声,找几个人过来帮忙料理一下后事。”妇女主任一听,赶紧放下手中的活,带着高莉匆匆找到了该村支部书记尚田。尚田一听,急忙对高莉说:“你先回家等着,我找几个人随后就到。”

  尚田领着几个村干部很快来到高莉家。他到堂屋里一看,高莉的丈夫李立彬仰面躺在床上,面部青紫肿胀,头上有数处明显伤痕,像是被钝器击打所致。面部虽已用水清洗过,但仍能明显看出些许血迹。尚田顿感蹊跷,回头问高莉:“你是什么时间发现你男人喝药自杀的?”高莉说:“快一天时间了,因为大门被从外面锁住,我一直爬不出去,家里又没有电话。”尚田又问:“你男人是不是喝了农药后,又被他人用硬器打击过头部?”高莉无语,低下了头,没有回答他的问话。

  尚田认为死者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,不好确定,这个事儿,也不是他能确定得了的。看着高莉不再言语,他也没有接着再问。他低头思索了一会儿,然后对高莉说:“人命关天的事,我看咱们还是先报案吧。不要着急料理后事。到时候,我会找人帮着料理的。”

  当地派出所接警后,立即派民警赶到现场。勘察完毕后,便否定是自杀,确定为他杀。这时,高莉才说:“我男人是被我爹用木棍打死的,他并没有喝农药。”“那么你父亲现在去了哪儿?”民警紧接着问。“不知道,可能是回了老家,因为我妈有病,这个时候,他不可能跑到其他地方去。”高莉说。

  高莉的娘家在陕西省城固县。警方立案后,立即展开对高莉父亲的抓捕,并与沿线警方及陕西省城固县警方取得了联系。当天晚上,高莉的父亲高兴礼,就在青岛开往成都的K205次列车上被警方控制。18日,高兴礼被移交给了兰陵县公安局。

  被控制后,高兴礼对杀死其女婿李立彬的犯罪事实,供认不讳。

  一桩无奈的婚姻

  高莉生于1976年春天,据高兴礼说,她小的时候,得过一种奇怪的病,身体开始越来越消瘦,体重明显下降,还伴有盗汗、食欲亢进等症状,情绪也不稳定。高兴礼领着她到医院里一检查,医生说是甲亢,并给开了一些药。

  由于他们住在农村,地处偏远,因此,高莉吃完药后,高兴礼就没有再接着去医院给她取。高兴礼认为,这又不是什么大病,用不着去大医院花冤枉钱,找些偏方治治就行。

  随着高莉一天天长大,她的病情也得到了控制。小时候,也可能是因为有病的原因,她只上了几年学就辍学了。转眼又几年过去了,高莉到了待嫁的年龄。由于她的病情已经被四里八乡所了解,也就很少有上门为她提亲,她的婚事一直搁着。高兴礼夫妇为此非常着急,整日为女儿婚姻大事发愁。

  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了。2003年春天的一天,一位媒人突然上门对高兴礼说:“山东省苍山县(后改为兰陵县)尚庄村有一位小伙子,大是比小莉大了点,但人非常能干活,也非常能吃苦,而且,男方在了解了小莉的情况后,也没有表示反对。”高兴礼听了,感觉苍山离他们城固足有2000多公里,如果把女儿嫁过去,将来他们养老,也就指望不上了,因此当时没同意。

  一个月后,媒人又主动上了门,对高兴礼说:“对方小伙子答应给你们6000元彩礼钱,说你们留着这钱可以将来养老用,也可以将来不用这个钱,到他们那边过。”高兴礼夫妇想了想,认为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,如果失去了机会,女儿能否找个好人家,可真就难说了。这对他们虽属无奈,但对孩子,可能是个好事。

  在征得高莉同意后,同年秋天,高兴礼就将女儿嫁给了山东省苍山县尚庄村的李立彬,同时,他们也收到了李立彬家里给予他们的6000元彩礼钱。

  只想让女儿陪陪她娘

  高莉嫁过去以后,当时的农村还没有电话,高莉与她父亲唯一的通讯方式就是写信。然而,高莉与她父亲都不识字,两个人小学都还没念完,写信与读信都得借助他人。就这样,在他们通过几次信后,以后不管有什么事,也就不再写信了。久而久之,高莉之于她的父亲,几乎就是音信全无了。

  高莉婚后的日子基本算是平安顺利。次年,她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儿。日子稳定了,婆家人待她也越来越好。但是,由于高莉的病有时候还得吃药,家庭开支因此就比较大,尽管李立彬比较能干,但他们的日子过得还是一年比一年紧。

  高莉在婆家生活一直不习惯,又加上思念母亲,所以当孩子刚学会走时,她就想带着孩子回陕西娘家过些日子。而李立彬愁着手里没有钱,就不同意高莉回娘家。

  后来,看到高莉硬着性子非走不可,有时还生气摔东西和他争吵,就担心她回了娘家以后,和孩子不再回山东了。如此,他不但成了光棍,还会被村里人笑话。因此,高莉越是要求回娘家,他越是阻拦。

  高兴礼这边的日子过得一直不如意,自从高莉出嫁走了没几年,她的母亲就因常念叨女儿而病倒,高兴礼曾写过几次信让女儿回来看看她娘,陪着她娘过些日子。可是,高莉一直没有回信,也一直没有回来过。高兴礼非常生气,可尽管生气,也无可奈何。

  后来,农村普及了电话,高兴礼夫妇终于和女儿通上话了,这令他们很高兴。可是,高兴过后,还是无奈。高莉每次都说她想妈妈了,很想回娘家,可是,一次也没回成。高兴礼感觉到,女儿不能回娘家的症结在女婿李立彬身上,是他从中作梗,女儿才无法成行。

  2014年3月初,高莉的母亲病情加重,需要住院治疗,高兴礼遵从医生建议,准备给妻子动手术。这个时候,高兴礼又想到了他们的女儿。他认为,无论如何,这次女儿得来。一是只有她,才能在医院里照顾好她的母亲;二是她们娘俩都需要对方陪陪,她们彼此都是对方的依靠。想到这些,高兴礼再也坐不住了,他决定,亲自到女儿家,无论如何,也得把女儿接回来。

  凌晨血案

  高兴礼终于到了女儿家。当李立彬知道他是来接高莉回娘家时,说什么也不同意。他说:“高莉现在已经怀孕了,我怎么放心她走那么远的路!”“没有问题,路上有我照顾着她,而她也只是刚刚怀孕,不会受影响。”“那也不行,马上就要麦收了,这个时候,高莉怎么能离开?”李立彬终究是不同意。

  高兴礼最后说:“我想找你们村的支部书记给调解调解,你领着我过去。”李立彬就领着岳父找到了尚田。尚田一听,对高兴礼说:“我看,等麦子一收完,你再过来接女儿回娘家。那样,双方都不误。”李立彬和高兴礼都没有说什么。第二天,高兴礼就回了陕西。

  6月5日,麦收刚过,高兴礼又来到了尚庄村。他这次来,志在必得,非带走女儿不可。谁知,李立彬还是不同意,他对高兴礼说:“你还是不能带她走,如果你非得带她走也行,那么每个人就得给我10万元现金,现在高莉怀孕了,已经是两个人了,你得给我20万元。”高兴礼一听,火气一下子上来了,他说:“你这是什么话!我把孩子领走,只是想让她过去陪陪她娘,过些日子还送她回来,我们不会留她。”“那也不行,反正你不给我钱,就别想领人走。”李立彬还是坚持己见。

  高兴礼与李立彬及女儿高莉,又一次找到了尚田。尚田一看李立彬仍然不让领人,就动员李立彬一块跟着去陕西,过些日子再一块回来,高兴礼也同意了。可李立彬不想去,他认为他就是去了,到时候高莉不再回山东,他也没办法。最后,尚田对高兴礼说:“我看,这个事你还是到镇上反映反映吧,兴许那里能有办法解决。”

  高兴礼最终没去镇上。14日一早,他起床后先把东西收拾好,然后想强拉着女儿走。哪知,被李立彬一下子推倒在地。李对他说:“你还是自己回去操持钱吧,如果你把20万元给了我,你就可以领她走。”高兴礼站起来气得没说话,他想出门找尚田,却怎么也开不开大门。一看,被人从外面给锁上了。

  在家里待了一天,高兴礼没说一句话,晚上,没吃饭就早早地睡下了。次日凌晨2时左右,高兴礼突然起了床,然后拿起了一根木棍,摸黑来到了李立彬睡觉的东里间堂屋。就着黑,他隐约看见李立彬仰面躺在床上睡着了,就毫不犹豫地照准他的头,狠狠地打了一棍。李立彬被打后突然动了动,看样子想坐起来,但没坐成。高兴礼照头又是一棍,随后又连打了十余棍。这时,与女儿一起睡在正屋的高莉被惊醒了,她跑过来夺下了父亲手中的木棍,然后,拉亮了电灯。

  高兴礼又拿起木棍,转身来到正屋。高莉的女儿已经翻身坐起,正睡眼惺忪地不知家里发生了什么事,接着,头就被高兴礼打了一棍。正当高兴礼再打第二棍时,被随后跑过来的高莉双手抱住了。

  李立彬已经没了气息,高兴礼随后收拾好东西,爬过墙,跑了。

  晚来的后悔没有用

  高兴礼跑了以后,天不多会儿就亮了。他到了兖州,坐上了去陕西汉中的火车。他并没有选择外逃,而是急急往家赶,他知道这个时候公安不会放过他,他想赶在公安人员抓住他之前,回家看老伴一眼。可是,还没等到下火车,就被警方抓住了。

  2014年8月26日,高兴礼因涉嫌故意杀人罪,被山东省兰陵县检察院批准逮捕。宣读逮捕书的时候,他终于落下了眼泪。他对检察官说:“我杀了我的女婿,我让我的女儿今后再也没有了依靠,我女儿本来就是个苦命的孩子,结果又要因为我再受到痛苦的煎熬。我的所作所为,也会使我的老伴在孤独中结束她的余生。现在,我真的很后悔,可是,已经没有用了,晚了。”

  当检察官问他为什么杀死他的女婿时,高兴礼说:“李立彬是铁了心不让我领女儿回陕西老家,他是怕以后我们不让女儿回来了,弄得他鸡飞蛋打。你们想想,这可能吗?我们好不容易看到女儿有了一个家,有了自己的孩子,我们怎么能不让她回来呢?我一直跟李立彬说,高莉她妈妈在病重期间想见见她的女儿,她的妈妈也感觉时日不多了,这点要求不过分。可我越看到他那固执的面孔,就越生气。那天晚上,他们吃水饺,在剁肉馅时,他故意把刀剁得啪啪响,看样子是想吓走我。我当时就想,今晚我非杀死你不可。”

  2015年1月30日,该案被侦查终结,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
  “本案中的这桩婚姻,既像是一桩买卖婚姻,也像是一桩包办婚姻。男方感觉自己付出了金钱,有权决定女人的去留,而女方感觉女儿出嫁后回娘家探亲是天经地义的,这个权利不能被剥夺。因此,双方矛盾的发生不可避免,也无法调和。”2015年2月2日,案件承办人说,“本案暴露了农村普法教育的薄弱环节,以及农民不懂法、不守法的危害性。随着新农村建设不断深入,应在农村加大普法宣传力度,避免类似悲剧案件的发生。”

分享到:  !wechat_share!!wechat_share!
收藏收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成为秘友

本版积分规则

GMT+8, 2015-6-12 14:11

我的秘密网 版权所有